科协邮局   网上工作平台 回到旧版 | English | 设为首页
   
学会学术 科学普及 智库发展 组织人才 对外交流 创业创新 党的建设
首页  > 地方科协 >  新闻内容
 

青岛“卖淫黑市”大姐大覆灭记|扫黑除恶系列消息来源

 
分享: 2018-10-13
     

原题目:青岛“卖淫黑市”大姐大覆灭记 |扫黑除恶系列消息来源

“我们一样平常不去那条街,只要去那走一圈,回来就会有人在背后指指点点……”59岁的薛全胜是青岛市黄岛区武夷山市场的市民。

他说的不会去的街,就是当地刚被警方彻底端掉的“卖淫一条街”。

不久前,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人们法院依法对被告人赵红、于瀛寰等14人涉嫌组织向导到场黑社会性子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巧取豪夺罪、聚众斗殴罪等一案举行一审公然宣判。主犯赵红、于瀛寰划分被判20年。

(一审现场)

该案是中央今年部署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以来,山东青岛宣判的首起涉黑案件。克日,中国长安网记者深入采访办案民警,揭开此案的委曲。

她怎样从“老鸨”一步步演变为“大姐”

赵红,今年46岁,早年从内蒙古来到青岛,被抓前是青岛市黄岛区武夷山市场卖淫黑市的“大姐”。

2001年起,赵红伙同其夫于瀛寰在武夷山市场通过谋划“洗头房”的方式组织卖淫等违法犯罪运动。停止被抓获时,二人控制了武夷山市场100%的卖淫黑市。

武夷山市场刚刚泛起卖淫运动时,警方就多次组织突袭检查,赵红看到自己的“洗头房”赚不了钱,就想了新的“歪招”——租下了一批屋子,大批转租给从事卖淫运动的东家,通过收取差价,逐渐控制了部门“洗头房”。

到2012年,赵红控制了武夷山市场一半的“洗头房”。而此时的她,最先不知足只收房租,野心越来越大。

赵红下令,只要租她屋子的,除房租外,还要交每家每月800元“掩护费”。随着她逐渐施压,没有租她屋子的卖淫店东家也得交。

(网络配图)

“要想在武夷山市场卖淫,就得听我赵红的。”她是怎样“实践”这句话的?民忠告诉中国长安网记者,这个团伙接纳了“点炮”“黑吃黑”等手段。

“点炮”是指举报卖淫、杀鸡儆猴的“软暴力”手段。有一名东家刘春梅看不惯赵红的嚣张跋扈,一直不交“掩护费”,也不听赵红的话。赵红指使手下闫辉煌打电话报警,举报刘春梅从事卖淫运动,民警依法查处,却正好让这个“大姐大的眼中钉”彻底从武夷山市场消逝,此外东家更敢怒不敢言。

更有一些不平从的“洗头房”东家,会遭到赵红手下的打砸抢。2012年,赵红指使手下一连制造了三起打砸商铺事务,实现了对武夷山市场卖淫黑市的所有控制,再没有人敢不听“大姐”的话。

棘手的“反侦探能力”:

一起有“军大衣”小弟盯梢

赵红称霸武夷山市场卖淫黑市后,最先有人通过朋侪、熟人托关系要投靠她,做“小弟”、当打手。“只要你想在武夷山市场干这个,就得有赵红罩着。”

“团队”越来越重大,控制的店肆越来越多,赵红最先妄图更强势地控制卖淫黑市:“小姐”不能穿得太袒露,不能上街去拉客、不能跟嫖客发生冲突,纵然发生了冲突,也不要下手、定期给东家开会,强调行规……

“这些也是赵红团伙反侦探能力的一种体现。”青岛市黄岛区开发区公循分局民警赵旭先容,赵红制订的所谓“行规”,让民警不易发现线索,逃避了突击检查,也增强了赵红在卖淫犯罪圈的所谓“权威”。

(网络配图)

这个“大姐大”还十分警醒,一次次跟警方做“猫和老鼠”的游戏。有一次,警方获得赵红收“掩护费”的线索,走访观察时引起了赵红的警醒。她立刻召集所有东家开会,统一口径搞“攻守同盟”:“屋子是赵红父亲租给各人的,签的是租房条约,东家们交的只是房租。”

“迫于赵红的势力,自己又干的是违反犯罪的事,其时东家没一个不从的。”民忠告诉中国长安网记者。

2010年,长江路派出所组织专项行动严查武夷山市场的非法运动,险些天天搜查有卖淫嫌疑的店肆,东家们的卖淫运动干不下去了。赵红的得力手下“霞姐”赵红霞提议:“想措施,出去干!”赵红也琢磨,“警员天天查,干不下去可不行。”

赵红就出资在武夷山市场旁边租了屋子,将武夷山市场所有的失足妇女带到新租的屋子里,在新据点重操旧业。

赵红在外面治理着新场所的卖淫运动,“霞姐”留在武夷山市场,盯着不平管教的卖淫东家。这个团伙加深了对卖淫行业的控制,对单次卖淫行为举行统一挂号、收款,一段时间后再分钱给东家。

这时代,一旦有嫖客来,赵红霞就通过对讲机跟新据点联系:“哎,送小我私家已往。”“小弟”开车将嫖客送到新据点去。一起上,都有“小弟”穿着军大衣,拿着对讲机在马路上盯梢。一旦发现差池,他们立刻用对讲机相同,制止非法运动。

“大姐”在家打麻将被抓 庭审猛烈交锋

被赵红倾轧走的“洗头房”东家李某,早已返回老家吉林,没想到突然迎来了特殊的生疏来客。

他们启齿就问:“你熟悉赵红吗?我们是青岛的民警!”

赵红自以为团伙的行为密不透风,却不知道,警方一直在神秘观察证据。

“证人多是卖淫店老板和失足妇女,我们的观察取证比力难题。”民警李旭说,“但狐狸再狡诈也逃不外好猎手。”

该案由青岛市公安局开发区分局立案侦查。专案组对近十年来黄岛区发生的涉霸涉痞涉恶、居心危险、聚众斗殴、非法拘禁、巧取豪夺警情和案件举行普遍梳理,走访群众100多人,检索研判各种线索700多条。民警划分赴吉林、黑龙江、山西、河北等地开展观察取证事情,用这样的迂回战术,逐个击破、牢固证据,逐步掌握了以赵红、于瀛寰为首的犯罪组织的犯罪证据。

(网络配图)

经由为期半年的侦查取证,警方获取了大量的外围证据,锁定了团伙的主要涉案职员。抓捕行动提上日程。

2015年1月27日,专案组兵分六路伏击蹲守,将正在家里打麻将的赵红、于瀛寰二人抓获,同时对其余焦点职员实行收网,将该组织的7名主干分子所有抓获。

抓获并不是效果。庭审连续三天,控辩双方就罪名认定、执法适用问题睁开猛烈交锋。

辩护状师以为,赵红团伙只是卖淫组织而不是黑社会性子组织。而黄岛区人们审查院审查官董蕙竹牢牢捉住该组织对卖淫女的“治理”辩说,明确提出:“对武夷山市场卖淫业的控制已经切合黑社会组织特征!”

今年3月30日,山东省青岛市黄岛区人们法院一审讯决:被告人赵红犯组织、向导黑社会性子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巧取豪夺罪、强迫生意业务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议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被告人于瀛寰犯组织、向导黑社会性子组织罪、组织卖淫罪、巧取豪夺罪、聚众斗殴罪、寻衅滋事罪,数罪并罚,决议执行有期徒刑二十年。其他成员也划分被判处三年六个月至十三年六个月不等的有期徒刑。

(一审现场)

而这,只是山东青岛西海岸新区打掉的54个涉黑涉恶团伙之一。“该案的乐成管理,攻击了黑恶犯罪分子嚣张气焰,打响了青岛市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枪,为扫黑除恶连续开展打下了优秀基础。”青岛市委政法委有关卖力人说。

他们是怎么做到的?

1、实验“五级书记抓扫黑”、

院向导制,向导要担责

9月7日,山东省召开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事情专题视频集会,对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再发动、推动,省、市、县、乡四级党委书记到场集会。山东省省委书记刘家义出席并讲话,并明确要求,州里党委书记会后卖力向村(居)党支部书记转达集会精神,传导事情压力。

山东全省公安机关实验“局长盯案”等制度,“一把手”担任专案组长,直接靠案指挥;烟台市审查机关所有建立由审查长任组长的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向导小组,抽调精悍气力,建立专班;青岛市西海岸新区人们法院涉黑恶势力案件由院长、副院长或刑庭庭长主理。

9月12日,山东全省各级法院举行扫黑除恶专项斗争第一批集中宣判行动,济南、青岛、烟台等地的4其中级人们法院、15个下层人们法院集中宣判黑恶势力犯罪案件19件,130名被告人获刑。

2、严打黑恶势力“掩护伞”

净化下层政治生态

5月11日,聊城“于欢案”背后的吴学占黑社会性子组织犯罪案一审宣判,吴学占被判有期徒刑25年。吴学占黑社会性子组织背后涉黑涉恶糜烂和“掩护伞”问题被提级管理,对为其充当掩护伞的三名公安干警作出处置惩罚,对涉案的37名公职职员追究纪律责任。

2017年10月11日,山东省烟台市公安局乐成打掉了以朱永君为首的黑社会性子犯罪组织。朱永君涉嫌组织向导黑社会性子组织及其成员独霸多个村级组织政权、披着“政治外衣”强抢养殖海区。该案共对38名相关责任人立案观察。

临沂市建设换届选举负面清单制度,明确提出“被判处刑罚不满5年”“被行政拘留不满1年”“被纳入失约被执行人名单”等职员,不得或不宜当选。现在,临沂市已作废不恰当选职员2166名,劝退不易当选职员2464名。

3、网上举报APP、网格员做“哨兵”

山东省济南市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专门上线一款举报APP“济南市扫黑除恶”。停止9月10日,这款APP共收到举报线索174条,其中实名举报54条,匿名举报线索120条。让老黎民足不出户举报身边黑恶势力。

山东省多地建设了电话、信件、网络“三位一体”举报平台。山东省青岛市西海岸新区建设了网上巡查机制,实验24小时值班制度,增强对网站、论坛等巡查,实时发现摸排涉黑涉恶线索。

山东的老黎民还可以便捷地向身边的“网格员”举报涉黑线索。据相识,山东省发动了全省30万“网格员”到场扫黑除恶专项斗争。

责任编辑: